网眼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网眼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纺织人物郑永刚服装狂人的二次征途

发布时间:2020-03-31 16:57:53 阅读: 来源:网眼布厂家

市场中如今有个流行词汇叫“分拆”,如果按照不同的行事风格将郑永刚也给“分拆”一下的话,他至少可以被拆为四种类型:口才同严介和,交友如孙大午,豪情似李金元,决策像朱新礼。

陈伟鸿推开郑永刚的房门,看到一位医生正在为他做常规的身体检查,郑永刚看到老朋友到了,很是欢喜,连忙起身迎接。

这是2月15日,宁波,杉杉集团大本营。这一天,冒着淅沥的小雨,好几拨人向杉杉这一“服装王国”聚拢而来??有日本商人,有央视《对话》节目主持人陈伟鸿,以及众媒体记者等。他们都等着第二天的一场好戏上演,而这场戏的主角便是身家近30亿元的“国王”郑永刚;有人说他是一位“服装狂人”,有人则视其为一位“投资奇才”。

戏如人生

这场戏的名称叫“结亲”。一方是杉杉集团,一方是日本的伊藤忠商社;分别是中国和世界的500强企业。2月16日,后者从腰包摸出100亿日元(约7.5亿元人民币),拿下前者28%的股份,从此结为连理枝。

五十而知天命。刚过完50岁生日不久的郑永刚,情绪异常高涨。他在致辞中回顾自己的创业史,不断使用排比句和形容词,来描述杉杉的实力,并表达他对这一桩姻缘的满意之情。

“我这一辈子做了两件大事,一件把当年接手的资不低债的国企搞出了名堂,第二件就是今天与伊藤忠的合作。”在去年的“中国企业500强”名录中,杉杉排在第409位,营收为112亿元人民币。

不足20年的时间打造一个包括服装、金融、新能源、有色金属、创投等产业的多元化王国,也算是名堂不小;然而与去年仅纺织纤维一块业务的营收就逾百亿美元的伊藤忠商社相比,杉杉只能算是个“小矮人”。

显然,郑永刚抛出绣球,想着站到巨人的肩膀上,或许能望得更远。

台上的郑永刚继续滔滔不绝地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江湖味儿十足。有时他扯得太远、太久了,主持人陈伟鸿只得伺机将之“拉回来”。

尽管郑永刚建议在座者畅所欲言,并称有问必答,“我们不应遮遮掩掩!”然而当被问及当初做此决策背后的故事时,以及杉杉与伊藤忠“结亲”的细节和远景时,他变得含混晦涩、左顾右盼起来。

也许,他自己也没有答案,尽管去年杉杉的业绩差强人意,但在经济危机之下,整个服装行业出口增速已降到了1%,市场悲观情绪不断蔓延。

变革本身比结局更重要。就像10年前郑永刚砍掉杉杉先前斥巨资建立的营销渠道,以特许加盟体系取而代之时,有人说他“疯掉了”,他不予理会,坚持用了三年时间,硬是完成了这一巨型手术,从服装生产加工领域全身而退;如今杉杉人引以为豪,其实彼时郑永刚甚为忐忑不安。

但郑永刚从来不会表露自己的这种不安,呈现出来的永远是外向、激情,甚至张狂,这可能与他年轻时在大连的部队当过几年兵有关;自然,他也非常善于恰到好处地隐藏自己,这又与其“浙商”的脾性不谋而合。

歌手潘玮柏一首名为《戏如人生》的歌中唱道:“别太早亮底牌,自己操纵着未来,只要结局没有越演越坏……”

“分拆”郑永刚

市场上如今有个流行词汇叫“分拆”,如果按照不同的行事风格将郑永刚也给分拆一下的话,他至少可以被拆为四种类型:口才同严介和,交友如孙大午,豪情似李金元,决策像朱新礼。

曾登上胡润百富榜“榜眼”的苏商严介和出口成章可谓路人皆知,郑永刚亦不逊色,2月16日杉杉与伊藤忠携手,郑永刚像诗人一样宣称:“这是一个逗号而非句号,逗得值得,逗得恰到好处。”他的激昂以至于令接过话筒的伊藤忠董事冈藤正广一时语塞,遂以“中国人是世界上最会做生意的人”顺势捧抬郑永刚。“孙大午案”曾轰动一时,河北大午集团掌门人孙大午成为明星人物,他是为数不多的公开称自己与众多企业家、学者甚至官员等私交不错的人之一。与之类似,在企业架构完善后,郑永刚现在抽身而出,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打高尔夫、参加聚会、交友,他于去年专门牵头成立了“新沪商联谊会”并任会长;而长江商学院的同学聚会或参与节目录制,往往一个电话打过来,他就向机场进发。

陈伟鸿回忆称,两年前有一次在山西录制《对话》节目,郑永刚与李家祥(时任国航董事长,现任民航局局长)上台扮起角色,非常入戏地演起话剧《立秋》来。两年后的现在,就卖股份给日本商社的得与失,“我曾专门向一些经济学家和官员朋友咨询过建议和意见,也曾和联想的柳总(柳传志)和TCL的李东生私下请教过,听他们讲国际化的经验和教训。”郑永刚对南方周末记者称。

郑永刚与天津天狮集团掌门人李金元可比的是豪气。当年传销被禁,李金元把直销做到海外,直做得如火如荼,超过100个国家和地区都有天狮的分公司;而几乎与李金元同时,郑永刚信誓旦旦称2010年“杉杉系”要有8家上市公司(现有杉杉股份和中科英华两家上市公司)。

与汇源掌门人朱新礼风格接近的一点是,他俩都是阴柔与果断的矛盾结合体,郑永刚同样怀有“应把企业当儿子养、当猪卖”的信条。尽管对服装业有一种不解的情结,但无论是当初砍掉杉杉的销售渠道,还是如今以账面净值“甩卖”28%的杉杉集团股份予伊藤忠,郑永刚并没有太多的优柔寡断;相反,在强烈的征服欲的驱使下,他在新材料等领域越走越远。

“我们是一支稳重但进攻性很强的队伍。”杉杉控股执行总裁胡海平对记者称。

未掀开的一页

“我们要永久和谐!我60岁的时候(2018年),杉杉的蛋糕要做到1000亿元至2000亿元的规模。”郑永刚说。

在浙江这块土地上,可能发生任何外界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在“红帮裁缝”之乡的宁波,2008年服装业产值近千亿元。杉杉、雅戈尔、罗蒙、培罗成等为代表的品牌集聚成为一张城市名片。何况善于玩转概念的浙江商人在服装产业外亦左右逢源、不断拓疆,加之与世界500强的联姻,以及资本市场的杠杆和未来创投业的井喷,“千亿企业王国”并非镜花水月。

不过,郑永刚就像一个猎人,以尝到新鲜而味道不同的猎物为乐趣,如果有一天厌食了,他便会转而寻找新的猎物。也就是说,在“郑氏哲学”里,他口口声声所言且不断践行的“做减法”的前提,恰恰是似乎永无休止的“做加法”。

而杉杉与伊藤忠商社日前签下的合作协议当中,无论是服装产业,还是能源、金融、投资、金属等行业,伊藤忠均注重全面的、长久的合作关系;但杉杉除在服装、科技等行业稳扎稳打外,其它领域的惯常风格是“短平快”。

“就像一位短跑运动员碰到了一名心仪的长跑健将,兴奋又尴尬!”一位杉杉的中层职员并不看好杉杉与伊藤忠的联姻;在他看来,伊藤忠可能通过借道杉杉为“从赚美金到赚人民币”之登堂入室再攻一城,而杉杉的伟大愿景显得过于乐观。

有趣的是,杉杉一位高管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为郑永刚这一脾性下的注解是??“大格局决策”。与此同时,伊藤忠首批派的4名管理人员正进驻杉杉,并将参与具体的经营与管理事务。也有人担心,这些派员会不会水土不服??尽管杉杉不是家族制,而是任人唯贤。另一方面,虽然郑永刚不在杉杉集团和上市公司挂职,但他强硬、特立独行的作风,也许会增加双方磨合的难度。

“自然不自然地,郑永刚习惯以‘江湖老大’的姿态自居。”长江商学院一位学员对南方周末记者称,“好些同学常向他讨教企业管理难题,他倒是很热心,并且非常享受这种感觉。”协议签了,祝酒杯空了,政策的东风也来了,但一切仍是未知数。

有人说,郑永刚60岁时,大胃口的伊藤忠未必能成为中国服装界的“达能”,不过届时杉杉却有可能成了服装界的“汇源”了。十年太久,只争朝夕。陈伟鸿说,无论如何,这是中国民营企业一次有意义的尝试和探索,而郑永刚已经上路,这就够了。

网站建设步骤

reduce用法

item是什么意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