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眼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网眼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零点之后的济南-把子肉摊收入超两万 的哥找地方靠活明日

发布时间:2020-01-14 15:45:00 阅读: 来源:网眼布厂家

零点之后的济南:把子肉摊收入超两万 的哥找地方靠活

零点后的济南站广场上,30余辆出租车在排队待客,应者寥寥。褪去了白日的喧嚣和束缚,零点之后的济南翻进了另一面,更为个体的一面。这座承载着600多万人口的“慢城”,零点之后更为温吞、内敛:行人少、车马稀,静得出奇。很少有人能注意到,在这温吞和内敛的背后,它批量生产着繁华与梦想,也展现着个体的坚守与困顿;它有着同等规模的乱腾,也有着与之抗衡的秩序;它收获着生命,也迎接着死亡。

泉城路芙蓉街南口,烤面筋和东北冷面的摊主凑在一起烤火,他们要等最后一拨客人到凌晨3点。

零点后的济南站广场上,30余辆出租车在排队待客,应者寥寥。褪去了白日的喧嚣和束缚,零点之后的济南翻进了另一面,更为个体的一面。

这座承载着600多万人口的“慢城”,零点之后更为温吞、内敛:行人少、车马稀,静得出奇。很少有人能注意到,在这温吞和内敛的背后,它批量生产着繁华与梦想,也展现着个体的坚守与困顿;它有着同等规模的乱腾,也有着与之抗衡的秩序;它收获着生命,也迎接着死亡。

济南8543辆出租车是济南零点后最活跃的串联者和见证者,32岁的出租车司机韩华军即是其中代表。专职夜班一年多,他说他看到的就是这城市的另一面。

A凌晨把子肉

跟大部分的夜班的哥一样,韩华军的晚饭在零点前后。忙过了前半夜,零点正是活儿少的时候。跟大部分的夜班的哥一样,韩华军三天两头地吃把子肉,瓷实,压饿。

的哥群体的追捧,让凌晨把子肉火了。据的哥不完全统计,济南主城区至少有50家左右的凌晨把子肉,他们在晚上9点以后出摊,直到凌晨2点。他们不仅散布于从经一路到经十一路,从纬一路到纬十二路之间,二环路周边甚至城乡接合部也有。

除了凌晨把子肉,的哥的晚餐还有水饺、面条等其他小摊餐饮。相较于各种酒店、餐馆在晚10点至11点的关门停业,这种能营业至凌晨两三点钟的小吃摊支撑着济南零点后的餐饮需求,其主顾除出租车司机外,后半夜下班的职场人和路人也是很大一部分。

1月27日00:13,韩华军又吃的是工业南路的把子肉摊。这家把子肉摊在这已有9年,十几张小桌子、简易帐篷和机动三轮车方便了它的昼伏夜出。老板娘每天只煮200块肉,凌晨2点收摊、3点睡觉,早上8点再起床买菜、买肉、煮菜、煮肉,晚上9点又出摊,日复一日。

这样的一个把子肉摊,每月的纯收入能超过两万元。

老板娘对此不否认,她说,凌晨把子肉看起来旱涝保收,但一个熬夜就把她的孩子吓退了,“都嫌苦,不愿意干。”她则要接着熬下去,趁着还不老、还能干,再给孩子挣点、攒点。

肯德基、麦当劳、必胜客等24小时快餐店,也是济南零点后餐饮的重要选择,但他们不属于出租车司机。“晚上除了单位集体订外卖比较多,其余的大多数都是年轻女性。”有肯德基店的夜间外卖负责人员表示,十个夜间订餐里平均得有七八个是女性。职场人订餐大都在零点之前,而个体女性顾客的订餐则有些随机,凌晨三四点要外卖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如果活儿比较多,韩华军也会在统一银座等24小时便利店买点吃的凑合一下。但记者走访发现,这种的哥上门的情况在便利店不多见,他们主要的客户群体在周边居民或路人,零点之前买吃的、喝的比较多,零点之后到凌晨三四点则主要以买烟酒的顾客为主。

除了个体小店或摊点外,山师东路、洪楼和济南大学西校区附近的夜市也是有名的吃饭地点,它们主要活跃在夜间10点之后到凌晨一两点的时间段,顾客群以学生为主。

即便如此,跑了一年夜班的韩华军还是感觉济南晚间吃饭的地方少。公开资料显示,济南的麦当劳店有20余家,24小时营业的占半数左右,肯德基的情况也差不多。统一银座在济南约有120家店,24小时营业的占60%以上。零点以后,餐饮门头店干不过路边摊已是不争的事实。

济南市旅游协会关于夜休闲的调查也显示,目前,济南已有大型餐饮企业400多家、娱乐经营单位近千家、演出场所200家以上。但仅仅以上这些还支撑不起济南的夜间经济。

1月27日凌晨零点28分,济南泉城路上的恒隆广场西塔灯火通明,但其实其已在晚上10点左右关门停业,楼内看不到一个人影。而素有“金街”之称的泉城路,彼时也是人车稀少。韩华军等的哥们太了解这个情况了,所以零点之后他们极少在此待客,除非路过。

零点56分,工业南路的把子肉摊上,一拨的哥走了,一拨的哥又来了。老板娘又忙起来了。

B深夜掮客

凌晨1点零6分,记者在济南站两列30余辆的待客出租车里又见到了韩华军。他的车已熄火,正下车跺着脚,抽着烟,跟相熟的的哥聊着。“车上坐着无聊,开空调费油。”

零点以后,路上行人稀少,包括韩华军在内的大部分的哥大都找地方靠活儿。韩华军靠活儿无非夜店、火车站两个地点。

或许是距离春运开始还有近10天的原因,1月27日凌晨,济南站始发或过路的车次只有四五趟左右,而到站的也大都以过路车次为主,韩华军他们的活儿并不多。“过了(凌晨)2点就回家”,韩华军跺了跺脚,像是下了决心,也像是自我安慰。

跟韩华军等的哥一样,在济南站广场上转悠的还有附近宾馆的掮客,只是他们的活动范围更多地在出站口或扶梯口附近。他们大都是济南站周边的居民,夜间专职或兼职干掮客,晚上5点多出来,凌晨3点左右回去。

“一个是晚上到的大部分是小站车,另外车次加了、车速提了,留不下人了”,有掮客抬头看了一样塔钟,凌晨1点12分了。“腊八了,等会回家喝粥去”,她挪了挪屁股,但并未从石制隔离墩上挪开,换了个坐姿,眼还是望着出站口的扶梯方向。

韩华军宁愿在火车站干靠也不愿去夜店。“夜店客流也不多,而且很多喝醉了撒疯的。”而在一年多以前,济南的夜店就能把夜班的哥养得挺舒坦,“活儿都跑不过来!”现在,去夜店的人少了。

韩华军给记者看了一个的哥QQ群,揭秘了的哥之于夜店的价值所在。“商务酒店洗浴正常营业中,每送一位客人准提300,报价对半提,望各位司机大哥多多送客,门口有接待。”韩华军撇了撇嘴。

聊天的过程中,一帮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涌到了待客区,“上哪去?”待客区西首简易房的后面跟出了几个声音。学生们甩开身后的声音,径直坐进了韩华军他们前边的出租车里,“去泉城广场。”

“这就对了”,刚才一起聊天的的哥嘟囔了一句,抓紧挂空挡,把车往前推了一个车位。在火车站靠活儿,的哥必须眼疾手快,不少阴影里的“黑出租”是他们要提防的。

韩华军说,对掮客来说,的哥跟“黑出租”司机没有区别,无论是夜店的高价揽客还是民营医院等的揽客,他们都是被争取的对象。

“不少人今晚就挣了100块钱”,韩华军刷着的哥QQ群的信息,叹了口气。好在他的车刚开了一年,新车两年内基本不出问题,白班150元的租车收入已解决了成本,晚上挣多挣少都是纯利润。

韩华军说,新车开满2年后,需要的维修投入就大了,如果一晚上跑不到300元,给夜店或医院揽活的事他不敢说不会干。至少,现在他还能熬得住。

但以酒吧为代表的夜店能否熬得住就不一定了。据了解,目前,济南大大小小的酒吧不下100家,但是真正盈利的可能还不到一半。

凌晨1点34分,两名穿制服、戴袖箍的济南站工作人员从广场上穿过,身穿橙黄色马甲的广场保洁员扫走了待客区西头的大片烟头,往年常见的倒票“黄牛”没有出现在凌晨的广场上。

[1][2]

方案公司

演出策划

商场活动策划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