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眼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网眼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入市倒计时

发布时间:2021-01-21 13:57:35 阅读: 来源:网眼布厂家

入市倒计时

5000亿元,对我国养老事业来说,这笔数目意味着什么?中国社科院社会保障实验室的测算显示,这笔巨额资金分摊到全国每个参保满15年、今年60岁退休的老人身上,每个个人账户的养老金余额都可以提高1/3.  在过去的15年里,如果个人账户养老金能得到和全国社保基金同等的投资收益——8.29%,那么5000亿元就已经被收入囊中。  但实际情况是,由于国家没有对个人账户基金出台任何实质性的投资运营办法,地方大量结余养老金存在银行活期账户上。5000亿元的投资收益成了“福利损失”,因为消极管理而灰飞烟灭。  近期,人社部、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等四部委联合发文,大幅拓宽企业年金的市场化投资的范围。相比之下,基本养老保险的基金规模和投资压力都远超企业年金。  “未来,随着我国社保体系覆盖面的进一步扩大,若不对投资体制进行改革,养老金的福利损失将迅速成长为‘天文数字’。”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中心主任郑秉文指出。  据郑秉文测算,到2020年我国社保体系实现基本全覆盖时,如果养老金仍躺在银行吃利息,按照2%的年利率测算,基本养老保险累计余额将在9-11万亿左右。但如果投资收益率分别按5.8%和9.17%为基准来预测,养老基金的规模将分别高达13万亿和16万亿。  “这数万亿的福利损失,毫无疑问将由参保人来承担。”郑秉文指出。  一位接近证监会高层的研究人士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也指出,“养老金投资资本市场是大势所趋。这些年,因为没有借力资本市场,养老金体系一直处于贬值和隐性亏损之中;而资本市场也因为缺乏养老基金这样的机构投资者而难得规范健康发展。二者的结合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不能再互相等待,不然对二者都是损耗。”  或进入三中全会议题  种种迹象表明,应对“老龄化”已经成为我国当前发展的重点任务之一。《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从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下称“人社部”)相关人士处了解到,原本计划于今年上半年完成的养老金制度改革“顶层设计”方案,将延至今年10月出台。  此次改革方案由人社部养老保险司具体负责,方案内容涵盖了解决基本养老保险碎片化问题、做实个人账户、破除养老金双轨制,提高养老统筹层级、填补养老金负债缺口,以及养老金投资运营、男女职工养老待遇公平化、职业年金如何建立、补充养老体系如何建设等十大课题。  据悉,该组课题的核心内容或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体现。  当前,人社部为该项方案已经引入了世界银行、国际劳工组织、社科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人民大学等12家研究团队做平行研究。  在今年4月25日人社部一季度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尹成基也曾表示,人社部正在进行养老保险制度的“顶层设计”,并称“这是当前重点工作”。据尹成基概括,这一改革,是要从整体上完善中国的养老保险制度,其原则是增强公平性、适用流动性、保证可持续性。  养老金制度改革紧锣密鼓推进全面改革的背后,是我国正在面临的汹涌的老龄化冲击,以及社会各界对我国“未富先老”局面的深深忧虑。  “未富先老”危局  多方数据显示,我国正在跑步进入“老龄化”。  上世纪50年代,我国经历了新中国的第一个“婴儿潮”。当时的出生人口现在正在形成第一个老年人口增长高峰。  根据《中国老龄事业发展报告(2013)》的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底,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数量达到1.94亿,占总人口的14.3%。预计2013年,我国老年人口数量将突破2亿大关,达到2.02亿,占全国总人口的14.8%。  一个国家也有自己的人口年龄,这个年龄可以用“人口年龄中位数”来代表。  由于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我国人口年龄如今正在以2倍于发达国家的速度提高。到2050年,我国人口年龄将从目前的32岁提高到45岁,而目前比我国“大5岁”的美国,彼时只有40-42岁。  与快速步入老龄化相比,更值得担忧的,是我国的老龄化速度超前于经济的发展速度,更超出了当前制度下我国养老资产的承受力。  养老金融专家、中国人寿养老保险公司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刘云龙指出,发达国家在遭遇人口老龄化的时候,人均收入水平较高,资本存量相对丰富。按照平均购买力计算,发达国家在人均GDP1.5万美元左右进入老龄化社会,而我国只有4000美元。  “这种差别导致的结果,是发达国家出现了资本替代劳动的技术进步,产业结构向劳动节约型和资本密集型的升级。而我国人口老龄化进程则出现了‘未富先老’的特点。”刘云龙说。  据他分析,“先老”导致劳动力供给逐渐减少,“未富”则导致生产结构对劳动力使用的继续依赖。最终的结果就是劳动力成本上升、相对比较优势减弱。  眼下,劳动力市场出现的“刘易斯拐点”,已经隐含了我国相对比较优势地位的逐步衰减。未来,我国劳动力供给将由“无限供给”转为短缺、由结构短缺转为全面短缺,今后我国企业用工成本的优势将不复存在。  倾向英美社保投资模式  从养老资产总量上看,我国“养老金短缺”的问题也相当严重。  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美国总人口为3.1亿,美国联邦社保基金资产为2.6万亿美元,私人养老金资产为18.2万亿美元,养老金总资产为20.8万亿美元,人均养老金资产规模为7万美元,折合44万元人民币;智利人均为8500美元,折合5.4万元人民币。  相比之下,2012年我国养老金资产总量尚不足4.5万亿元,加上商业养老保险基金0.5万亿元,资产总规模只有不足5.0万亿元。人均养老金资产不到4000元人民币。  这意味着,我国人均养老金资产只有智利的1/10,美国的1/100.  “人均养老金资产在个人收入、家庭财富结构中的占比过低,将直接或间接引发我国金融结构、融资结构、经济结构的失衡。”刘云龙称。  然而,仅是这部分资产,也还在因消极管理而遭受着严重的贬值缩水。  “2012年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结余为2.4万亿元。这笔资产的90%被存入银行,近10年来的年均投资收益率不到2%,甚至跑输了2001—2010年年均2.14%的通胀率。”刘云龙指出。  相比之下,全国社保基金12年来的运营管理效果值得称道。  根据社保基金晒出的2012年投资账单,当年其投资收益率为7.01%,远超当年2.6%的CPI水平。自2000年成立以来,社保基金累计取得投资收益3492.45亿元,年均投资收益率高达8.29%,可谓完胜通胀。  针对养老金的投资运营,《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近日还从人社部了解到,正在进行的养老金“顶层设计”草案规划,地方养老金将集中管理,统一管理,配套全国统筹。在投资运营方面,草案倾向选择学习英美社保模式,做审慎投资,将主要投资特种国债。  业内人士指出,相比绝大多数国家,这是一种保守的投资模式。当前,全球一半以上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余额都进入了资本市场,只有美国等四五个国家除外。同时,发达国家几乎100%的私人养老基金(即相当于我国的企业年金)都持有一定比例的股票资产。  事实上,近年来基本养老金的贬值缩水问题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应当尽快提高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统筹层级,并对养老金投资体制进行改革已经成为社会共识。  只是在具体运营管理办法上,针对养老金当否参与资本市场投资问题,赞成与反对的声音相持不下。  资料显示,中国的养老金积累与储备可分成三个部分,一是中央政府管理的全国社保基金;二是地方政府管理的社会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三是企业自主举办的企业年金(补充养老金)。当前第一部分和第三部分早已入市,当前讨论的“养老金入市”特指第二部分。  近日,人社部等四部委又联合发布《关于扩大企业年金基金投资范围的通知》,推动其市场化投资进入“深水区”。  对此,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中心主任郑秉文指出,当前基本养老保险的基金规模越来越大,投资压力相应也越来越大,远远超过企业年金。此次扩大企业年金投资范围,不仅是对企业年金制度的有益推动,也是对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体制改革的重要尝试。  入市争议  一些官员和公众出于安全性的担心,不赞成“养老金入市”。他们认为,这是“保命钱”,不应轻易投资股市。  “之所以‘顶层设计’草案会对养老金入市做出‘审慎投资’的运营规划,同样是出于对资本市场尤其股市投资安全的担忧。”人社部人士透露。  但市场人士则向记者指出,各界对养老金入市的这种过度忧虑,正凸显出我国社会对资本市场了解不足,对养老资金性质和力量也认识不清。  其中,最常见性的一个误区是,不少人认为所谓“养老金入市”就是拿养老金去“炒股”。  郑秉文指出,“多元化”投资是指持有的资产具有多样性,以达到分散投资风险和收益最大化的平衡。这是养老金运营管理的一个最基本特征。  在养老金的投资范围内,包括了政府债、企业债、信托投资、资产证券化投资、直接股权投资、境外投资和银行存款等。在实业投资、固定收益投资和股票投资的资产配置中,股票投资仅是一小部分而已,比例有限。  当前我国相关法规对各类养老保险投资股市的比例规定了上限:社保基金为40%,企业年金是30%,而商业养老金为25%。对于养老保险的股市投资比例,不少市场人士建议设定30%的上限。  针对社保基金过去十余年的佳绩,不少市场人士都向记者表示社保业绩“完全可以复制”。但也有人担忧,纵然其8.29%的平均增长率值得称道,但这并不能保证以后的投资都能取得类似的回报。  在资本市场只要遭遇一次“黑天鹅事件”,就足以让养老体系遭受惨重损失。这是公众对“养老金入市”的第二个认识误区。  “这种观点其实是对养老金资金性质的最大误读。”刘云龙告诉记者,那些认为一旦遭遇“黑天鹅事件”,养老金投资的亏损将不可承受的观点,其实是在用短期炒作的心态看待长期资本投资。  2008年金融危机下,世界各国养老金账户资金的大幅缩水至今让人后怕。  以美国为例,美国私人养老金大比例投入股市,不仅孕育出了20年的大牛市,养老金自身也快速增值,实现了双赢的效果。但在2008年,其“个人退休账户”(下称“IRA”),当年的亏损高达2万亿美元。  不少人质疑:“如果我国养老金入市也遭此横祸,将如何向国民交代?” 对此,刘云龙指出,这种观点忽略了长期资本的浮亏与实亏的区别。事实上,养老金作为有新资金源源不断流入的长期资本,其性质决定了它不需要在市场最低点大规模地出售资产,而是会一直等到赚钱了再退出。  数据也证实,2009年道琼斯指数曾一度跌至7000点左右的谷底。但至今年3月,已经突破15000点,创下了道指历史上的新高。毋庸置疑,美国IRA账户曾经的浮亏早已转为浮盈。  “4年,对于几十年不用支付的养老金而言是相当短暂的。养老金投资机构完全不需要、也不可能在低点卖出资产,把浮亏变成实质性亏损。”刘表示。  郑秉文则指出,1994年前后,美国社保顾问委员会曾进行过一项研究,发现以30年或25年为投资周期,不管该周期横跨哪个历史时段,甚至包括1929年大萧条在内,股市年均收益率都不低于7%。在对股市200年历史的验证中,这项经验性的研究结果几乎没有例外。  “事实上养老体系资金进入资本市场后亏损的几率比较小。从社保基金的运营就可以看出,这类最稳健的长期价值投资者,其制胜的秘笈只有两条:一是资产组合,二是不赚不卖。”前述接近证监会高层的研究人士指出。  公众对于养老金入市的第三个认识误区,是认为当前中国股市备受诟病,应当等待资本市场逐渐走向成熟之后再考虑进入股市问题。这其实是没有认清养老金与股市的互动关系。  郑秉文指出,发达国家几乎百分之百的私人养老基金(即相当于我国的企业年金)都或多或少地持有一定比例的股票资产。全球一半以上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余额也都进入了资本市场(只有美国等四、五个国家除外).  “从某种意义上说,判断资本市场是否成熟,其标志性指标就是看其养老基金在市场中所占的比例。” 郑秉文指出,数十年不用支付的特点,使得养老基金具有长期资本性质。国外发达资本市场之所以较为成熟,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聚集了大量的养老金这样的长期机构投资者投资。  以美国为例,在1960年代,美国资本市场的家庭投资者比例仍很高,投机之风浓烈。但随着IRAs和401(K)计划在1970年代的发展,在养老金入市之后数年,美国资本市场就发生了很大变化,机构投资者占据主导地位,长期投资、价值投资的投资风格就开始盛行,坚守价值投资和长期投资理念的投资大师也层出不穷。而养老金的入市也“倒逼”资本市场的制度不断改革和向前发展。  如今,以养老基金为代表的机构投资者,已经成为推动美国资本市场制度创新的主要力量,成为推动上市企业改善公司治理、改善经营管理,重视股东回报的核心力量。  反观国内,我们的养老金体系在忧虑中反复徘徊迟迟不能“入市”,这反而是我国资本市场——无论股市还是债市,始终无法成长成熟的一个内在原因。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