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眼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网眼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2年救病儿竟成百万富翁[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03:12 阅读: 来源:网眼布厂家

不屈抗争,

他从肚子上排便22年

2010年11月3日,经过6个多小时手术,22岁的许帅被推出了手术室,44岁的杨美清看着虚弱的儿子泪流满面。这已经是许帅22年来做的第10次大手术了,她又一次在心里默默祈祷:但愿这是最后一次了!

时光回溯到1987年。家住辽宁省普兰店市马家沟的杨美清经人介绍,与同村老实憨厚的青年许振堂结婚,一年后胖嘟嘟的儿子许帅出生了。小家伙聪明伶俐、乖巧可爱,可就是排便不正常,严重时一个月只能排出一点儿稀便。

1989年1月,8个多月大的许帅已经被憋得奄奄一息,他被送到大连市儿童医院剖腹检查后,病因很快查明:小许帅患有“先天性巨大结肠”。这种疾病是由于结肠部分有一段比较粗大,粪便排出体外之前在此处堆积,导致无法正常排便。该病并不十分罕见,只要将畸形部分切除,再在肚皮上进行“肠造瘘术”,也就是将肠道一端牵到这个瘘口,粪便从瘘口排出。年幼的许帅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大小便,肚子上的瘘口又常常滞留尿液,有时轻轻一碰,尿液就会流出来。那个时候,换洗尿布、清洁肚皮便成了杨美清每天的“必修课”。

家门口的大沙河恬静而安详,可对杨美清来说这条母亲河却总是留给她冻得瑟瑟发抖的恐怖回忆。为了瞒住儿子的病情,不让别人用另类的眼光打量自己的孩子,杨美清每天天不亮就端着一大盆衣服悄悄地来到河边。夏天天亮得早,她3点多就要起床。冬天大河封冻,她要拿镐头刨开坚硬的冰面取水。偶尔被邻居撞见她抱着一堆脏衣服出门,还要撒个谎,说自己拉肚子了。时间一长,邻里们都知道,杨美清有肠胃不好的“老毛病”。

虽然有着诸多的压力和惶恐,但杨美清的内心还是很高兴,毕竟儿子的病有办法治了,小许帅也因此闯过了生死存亡的第一关。

4个月后,许帅因为术后败血症第二次被推进了手术室。连续的高烧不退,让一岁多的小家伙昏迷不醒。护士长好心嘱咐:“做好心理准备吧,烧成这个样子,小孩可能随时就没了。”闻听此言,杨美清心如刀绞。看着病榻上昏睡了几天的儿子,杨美清时而放声痛哭,时而喃喃自语,好多护士都以为她着了魔、发了疯,于是“疯母亲”的名头很快在医院里不胫而走。

为了抢救儿子,杨美清平生第一次向医生下跪哭求:不管花多少钱,随便用什么药,只要能救活我的儿子。事隔多年,她还清晰地记得,1989年许帅每天的医疗费用就要600多元,而这差不多就是他们一年的收入。夫妇俩辛辛苦苦积攒下的两万块钱很快就花光了,有钱的亲戚也全被借了个遍。

所有的医护人员都觉得小许帅活不下来,再治下去也是白浪费钱。但10天后,这个顽强的小生命竟奇迹般地醒了过来。逃出“鬼门关”后,小许帅回到了家中。按照医生的指导,杨美清每天都要用一根20多厘米长的特制铁棒为许帅扩肛。看着小家伙疼得哇哇直叫,杨美清常常是手足无措,边做边哭。

扩肛做了不到一年,小许帅的直肠和膀胱之间出现了一个小孔,由此引发的肾炎相当严重,医院在下达了第二次病危通知后,让她领着孩子回家。望着面色惨白的儿子,一筹莫展的杨美清泪如雨下。“医院不行,我就找民间偏方去,反正只要有一点希望,我就不能放弃。”很快,她寻到了一个偏方,老中医告诉她每天给儿子吃中药的同时,还必须给全身的穴位和经络按摩4个多小时。

中医按摩对于一个没有医学基础的农村妇女来说,真是难如登天。没钱交学费,杨美清就厚着脸皮去盲人按摩院偷师学艺,被人发现后她笑一笑再换另一家继续学。等看懂按摩手法后,她又赶快去新华书店买了几本中医按摩的书,先是在自己身上逐个穴位对照,熟悉后再帮儿子按摩。

功夫不负有心人。杨美清给儿子坚持做了一个多月的中医按摩,小许帅的病情竟又好转了起来。好像是上瘾一样,两岁多的孩子从此再也离不开母亲的按摩了。不管多忙多累,杨美清每天至少得抽出两个多小时给儿子全身按摩,好多次按着按着,她困得不行就倒在儿子的床头睡着了,儿子一动弹把她惊醒还得继续按。就这样,杨美清一按就是20年。

为了儿子,

她默默承受22年

辛苦和委屈杨美清都默默承受着,22年来她从没有向别人倾诉过一次,有时心里实在难受了,她宁愿一个人对着镜子自言自语,边说边哭。

“我其实可以再生一个孩子。”杨美清说,从儿子最早生病到现在都20多年了,除了家里最近的亲属,没有人知道许帅得的什么病。她说自己没法选择再要一个,因为生二胎就代表着要把儿子的病情公开,“那样的话,这孩子就废了!”没读过多少书的杨美清,本能地感觉到,如果早早让儿子生活在别人异样的目光中,他即使将来康复了,心灵也将不再健全。

后来儿子上了小学,肚皮上总是固定着一个粪袋。粪袋不算大,但夏天的时候,杨美清尽量让儿子穿上深色宽大的衣服,用作掩护。许帅一天的排便量并不算大,在学校的时候也并非每天都会排便,而且粪袋的密封性还算良好。但有时候许帅也怕流出的粪便万一被人嗅到异味,便会借故回趟家处理一下。为了方便儿子,不让儿子产生自卑,1998年杨美清借钱盖起了200多平方米的两层小楼,把家搬到了学校旁边。“这样他回来换衣服也方便多了,只要几分钟。”

儿时的许帅活泼好动,他像其他正常的小朋友一样总喜欢跑跑跳跳、打打闹闹。杨美清也没有过分限制儿子的天性.哪怕这辈子真的只能从肚子上排便,她也要让儿子的其他器官锻炼得结实,衣服脏了可以洗,哪怕就这样一辈子洗下去。

由于杨美清的精心照料,除了从肚子上排便,许帅与其他孩子没有任何区别,而且性格也很开朗,没有一点儿自卑和自闭。小学考初中,他的成绩是全乡第二名,这让杨美清夫妇俩自豪了很久。

“都守了22年了,如果不是为了感谢大夫的再造之恩,我可能永远都不会把儿子的秘密公开。”面对记者,杨美清道出了她的心声。“不信,你可以去问问我们的邻居,他们到今天都不大清楚活泼好动的许帅竟然还有这样的病情。”说到这儿杨美清呵呵地笑了。

绝处逢生,

困境逼出百万家产

社会学家李青曾经说过:穷人和富人的差距往往就是一场病的距离。在重大疾病降临的时候,富裕阶层大多会因病返贫,而贫困家庭的处境则更为尴尬,一贫如洗、债台高筑常常是他们最后的结局。

可从不服输的杨美清偏偏不信这个邪,虽然她从许帅第一次手术开始就知道,儿子的病是个深不见底的无底洞。在每个月只能赚几十块钱的80年代,一个只有两间土房、两亩地的家庭无论怎样都负担不了每年动辄几万元的医药费。天上不会掉馅饼,想救儿子的命,除了拼命赚钱别无他途。

为了攒钱给儿子治病,杨美清和丈夫每天想的就是怎样多赚钱、巧赚钱。忙完地里的活儿后,她和丈夫捡过废品、搞过运输、干过养殖、炒过地皮。只要能想到的赚钱门路,她都不肯放过。

为了扩大废品回收的规模,夫妻俩借钱买了第一辆小卡车,收废品的生意由此走上了正轨。从酒瓶到纸壳、从破铁片到废钢材,再到最后主要收购企业钢铁废渣,夫妻俩摸索出了一套越滚越大的赚钱路子。“记得1993和1994年,市场形势比较好,有时一天收两车废钢材,这边收那边卖,很快就能赚上一两千,那时候干得好,一年赚个几十万没有问题。”

最艰难的那几年,杨美清每天的日程常常是这样安排的:早上3点多起床去河边给儿子洗衣服;5点钟从家里吃完早饭出发,丈夫开车,她抱着儿子坐在副驾驶位置。小卡车四处转悠收废品,这边收来那边送;晚上九十点钟回到家,先把许帅安顿睡了,她和丈夫还得收拾白天剩下的废品,忙到午夜才能睡下。第二天凌晨3点多,一切又从头再来。

“那时候赚钱赚到发狂,一天就睡4个小时,真的是不怕累也不怕死。”杨美清说,当时只想着多赚钱给儿子治病,如果儿子没了,这个家也就散了。已经记不清多少次了,夫妻俩开着车跑在路上,困得直打盹。回过神来,发现眼看着要撞到对面的大卡车上,“当时眼睛一闭,完了。”但幸好,每次都化险为夷。

杨美清如今究竟有多少资产,她说自己也不清楚。她指着现在养殖基地里随意摆放的一堆废钢材说,这几堆废品,每堆都有两三万元的价值,而这仅仅是她压在手中的少量货物。

在普兰店至皮口的高速公路一侧,一间200多平方米的二层小楼就是杨美清现在的家。她说:“当初盖这房是想几年后卖掉,然后给许帅看病的。但之后生意有了起色,就一直没有卖。现在这里的地价起来了,明后年拆迁补偿,这房子光地皮就至少得值200多万。”

杨美清说,自己就是胆子大,敢做敢承担。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废品行业一落千丈,杨美清决定换一行发展。儿子许帅在辽东学院专门学习了牛羊饲养技术后,她决定把原先承包的26亩地注册成“大连市日平养殖场”,并准备申请商标保护。“日平,我自己取的名字,我不求大富大贵,只是希望今后的日子能够平平安安。”

杨美清说,她有个心愿,等将来养殖场盈利了,她想把每年利润的30%捐出来,专门救治那些遭受和儿子一样病痛的孩子。“我就信良心,他能活下来,不管怎么样,我们也要感谢命运,尤其是要感谢那些给了许帅第二次生命的医生和专家们。”

云开雾散,

守望22年梦想成真

多年以来,杨美清风风火火、快人快语,留给邻里的印象也是豁达乐观。可儿子肚子上的那个破口就像是她心上的一个洞,每天都让她牵肠挂肚。

“一定要把儿子完全治好,哪怕是倾家荡产。”杨美清在心里发誓。

2006年,她带着儿子重新踏上了寻医之路,虽然已经不再为钱而发愁,但是许帅将近20年的痼疾还是难倒了所有的专家。一年多的时间里,杨美清和儿子去了北京2次、上海4次,可以说这方面全国最好的专家,许帅都见到了,但他们都不愿意收治。

拼命坚持了20年的杨美清,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她真的绝望了。在第二次去上海的飞机上,心情抑郁的杨美清对儿子说:“不如让这飞机掉下来,咱娘俩儿也就不受这罪了。”几天后,当她跪在上海的专家面前,又一次被婉言谢绝,杨美清扶着儿子踉踉跄跄走上了医院的6楼楼顶。她说:“那时候我们娘俩儿真想跳下去,一切就都结束了。”

杨美清和儿子抱头痛哭,哭完她咬咬牙:“坚持了20年不能就这么算了,儿子你放心,国内不行咱就出国治,卖房子卖地,娘也得给你医好这个病!”

杨美清是个雷厉风行的女人,从上海一回家,她就开始和丈夫筹划着变卖家里的房子,准备带儿子出国治病。

出国的计划还没完全定下来,2008年11月,许帅却病倒了,突发性尿路感染,让他的生命再一次亮起了红灯。杨美清通过专家的推荐,像抓救命稻草一样找到了大连市友谊医院。医疗小组在仔细做了一周的手术方案后,为许帅实施了他人生中的第9次开腹手术。4个小时后,许帅膀胱上18年的“瘘”终于修补完成。瘘补好了,生命暂时不会有危险,但如果将直肠恢复到原位,让许帅成为一个正常人,还需要等待两年的时间再做手术。

两年后,2010年11月3日上午7时,大连市友谊医院普外科病房,医师正在为许帅做术前准备。病房外,被要求回避的杨美清隔着玻璃看了几眼,眼泪瞬间涌了出来,她双手搓在一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7时40分,杨美清签字后第10次将儿子送进手术室,这一切,她早已熟悉不过。但这一次,杨美清说她心跳得厉害:“等了20多年啦,就盼着这一天!成的话,满天的乌云就都散了。”

14时30分,经过6个多小时的等待和煎熬,手术顺利完成。看着儿子从手术室出来,杨美清一下子就软了,仿佛回到当年的产房,儿子刚刚生出来一般。22年了,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梦。

22年了,许家人至今没有照过一张全家福。杨美清说,这次等儿子完全好了,春节时一定要拍上一张。

22年了,许家人没有去过一次海边,也没去过一次公园,在大连这座海滨城市,他们生活得有点像西北的农民。

22年了,从欠债的贫穷生活到如今的小康富足,许家人从来没有放弃过拼搏,更没有放弃过俭朴。虽有百万家产,可22年来杨美清没有购买过一件金银首饰,没吃过一次肯德基,身上穿的也还是4年前买的那件羽绒服。

22年前,杨美清生下许帅时,年仅22岁。22年的光阴,22年的坚守,她把所有的爱都献给了儿子。经历了这么多,对杨美清来说收获了什么?

她淡淡地说了两个字——“儿子”。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