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眼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网眼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红色塔昌一个村的抗战史

发布时间:2020-07-13 12:46:39 阅读: 来源:网眼布厂家

塔昌村的革命雕塑。 记者 李佳飞 摄

塔昌,这个坐落在海南岛东北部的普通村庄,村民先祖300多年前从闽南迁徙而至,世代主要以务农为生。

然而,这又是一个不普通的村庄,这里的人民勤劳、勇敢,有金子般赤诚的忠心,在战与火的年代,虽历经艰险和磨难,仍葆一颗红心不变,为赢取抗日战争胜利曾作出过巨大的牺牲和贡献。

这块土地的每一分每一寸都经历过火的考验,血的洗礼。70余年前,侵琼日军登陆,塔昌一度成为琼崖特委驻地,而后,日军将塔昌划为“无人村”,实施了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

从海口府城出发,沿着海榆东线一路向南,行驶约57公里路程,成片碧绿的胡椒林跃入视野,如画的田园风光提醒我们,这就是著名的“红色村庄”塔昌村了,周围古树成林,崭新的农家别墅掩映于苍翠的林木间。引人注目的是,村中种植了4棵硕大的棕榈树,村民说,当年冯白驹将军和人民群众经常在大树下开会,这是革命树,在枪林弹雨的年代,顽强生存,就像共产党一样,不管白天黑夜,日晒雨淋,都笔直树立在屋外。

血泪辛酸的抗日历程

抗日战争时期,塔昌村的革命斗争如火如荼。

1938年12月5日,琼崖工农红军改编暨誓师抗日大会在云龙举行,标志着琼崖国共合作、团结抗日的民族统一战线形成。1939年2月,日军在海口登陆,随即向琼崖腹地推进,我军立即在潭口狙击。这一仗后,琼崖特委、抗日新闻社、北区地委等都撤到塔昌村来,塔昌村共产党员根据党中央打持久战的战略,发动群众破坏公路桥梁,废弃镇墟,把集市搬到偏僻的山区举行。

今年81岁的陈明民,是经历过抗日战争年代目前唯一在世的村民。日前,在大坡镇塔昌村,陈明民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老人回忆,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忠贞不渝的塔昌村人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例如革命烈士王会生,是塔昌村早期的党员,树德乡农民赤卫队总指挥,为掩护冯白驹而英勇牺牲:有一天,冯白驹在塔昌村的行踪被敌人察觉,突然冲进村中搜捕,危急之际,王会生急中生智,佯装冯白驹往树林深处奔跑,敌人见状,一窝蜂地围追过去,冯白驹临危脱险,但是王会生不幸被捕,遭受了敌人各种严刑拷打与折磨,双手双脚都被砍断,但他始终坚贞不屈,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

还有村民陈文通的母亲,一直视琼崖革命同志为自己的亲生儿女一般。共产党员林茂松一次在游击战中受伤,陈文通母亲留他在家中养伤近两个月。那段日子里,敌人一直搜查林茂松的下落,陈文通母子便在床底下挖了个地洞,敌人搜查时就用木板盖上,为避免伤员窒息,她还细心地再墙缝里安装了一支竹筒通风透气。当时农村缺医少药,陈文通母亲便不辞辛苦,自己上山寻找草药,每一种药她都亲口咀嚼过,就这样一点一点治愈了林茂松的伤口。林茂松归队后曾多次抽空回塔昌村看望陈文通母子,可惜不久,陈文通母亲被敌人杀害,林茂松知道后,到塔昌村陈母坟前长跪不起,磕头痛哭。

1943年,日军变本加厉,把塔昌村划为“无人村”,在汉奸的带领下,闯进村庄田野,见人就杀,杀完了田野里耕作的群众,又进村实施“三光”,陈明民一家7口人在这一天殉难,他的妹妹当时还在襁褓中,竟被烧得只剩下了头颅骨,村中一位双目失明的老太太也葬身火海……村内及周边尸首遍野,惨不忍睹。

陈明民说,这一次烧村后,塔昌村幸存者只有包括他在内的9个人,其中,三个是残疾人,三个是孩子,他当时被日军开枪打中左臂,骨头被打断,只剩下皮肉相连(如今手臂上的伤痕依然可见),剧痛让他晕倒在地,所幸由于年龄太小,并没有引起日军的注意,因此侥幸活了下来。

九死不悔红心不变

回首那段残酷而艰辛的革命岁月,让塔昌人揪心但感到自豪的是:无论境遇如何,全村始终没有一人投敌或叛变,更没有人当汉奸。

今年55岁的王绥山是地道的塔昌村人,他花两年多时间搜集整理塔昌村的相关史料,并写成文章《红色塔昌》。王绥山说,塔昌村共有4处革命旧址,分别为中共琼定县委成立旧址、中共琼文印刷局旧址、琼崖华侨回乡抗日服务总团旧址、中共琼崖特委第四届第九次执委扩大会议旧址,革命战争年代,冯白驹、李明、王白伦等琼崖革命领导人,在塔昌村民的掩护下,曾多次在此办公和秘密聚会。

在抗战年代,也涌现了很多可歌可泣的革命先烈。

傅烈军,琼崖独立总队特务中队长,琼崖纵队“五虎将”之一,他的枪法吓得敌人闻风丧胆。有一次敌人夜搜塔昌村,想把共产党一网打尽,冯白驹将军等人立刻转移到山林中,敌人在村子里一无所获,便气急败坏地大骂,傅烈军听得不耐烦,尽管夜色笼罩,伸手不见五指,他仅仅凭借敌人的声音,“砰”的一枪,敌人“啊”地一叫倒下,其余的见此情况,拔腿就跑,溃不成军。

邢春荣,塔昌村远近闻名的“一枝花”,送丈夫参军抗日,谁料这一去竟是诀别,丈夫王会文壮烈牺牲。邢春荣也不幸被捕,伪乡长为她的美貌所倾倒,劝她放弃革命立场,娶她为妾,可免一死,但她严词拒绝。后来囚禁于府城监狱里,她依然不为敌人所利诱,最后慷慨就义。

到1943年底,塔昌村大多数党员和群众都牺牲或被日军杀害,40多间房屋被烧毁,幸存的村民都纷纷去白区或者亲戚家躲藏,塔昌村再次变成“无人村”。

拂去岁月的尘土,掀开封存的记忆。我们站在烈士纪念碑旁,心里久久不能平静,琼崖革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23年红旗不倒,多少革命烈士和塔昌村人一样,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奋勇前进,用血与肉铸就共和国的丰碑。塔昌村的人民永远不能忘记先辈们为和平作出的贡献,每一个海南人也不能忘记塔昌村曾在中国抗战中扮演重要角色。

抗战精神有渊源

塔昌村为什么会在抗日战争时期,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而矢志不渝?这或许可以从村庄的历史中找到最佳的解释。

据史料记载,太平天国农民革命战争时期,塔昌人就曾参加“哥志洪”(又名“三点会”),开展过反封建主义斗争;辛亥革命时期,村民又参加“反袁(世凯)总会”,并组织起“村团”抵制土匪张梦安、许世福、林天春等。辛亥革命失败后,地方封建势力拆毁了塔昌宝塔,但塔昌人融入血液中的反抗精神始终延续了下来。

大坡镇树德村委会党支部书记占道介绍,上世纪20年代初,是塔昌村史上人气鼎旺的时期,全村30多户150多人,村中有足球队、排球队等,有一位在府城中学读书的名叫陈大生的青年学生,聪明过人,有琼剧表演的天赋,每逢节假日,他就回乡组织编戏唱戏,鼓动年轻人参加文体活动,热闹非凡。后来,青年村民还组织了乡团起义,建立农民赤卫队,办起了“平民夜校”,除了教授文化支持,还教唱革命歌曲,号召同土豪劣绅进行斗阵。

1926年,塔昌村成立共产党小组,平民夜校改为农民夜校,宣传共产党政策和革命道理等。1933年,冯白驹率琼崖特委从母瑞山突围,回到琼山县大山乡长泰村,不久又转移到十七区的塔昌村一带开展活动。这一时期,形势严峻,敌人由搜村查户改为集中搜山,他们强迫群众“五户联保”(五户当中,只要有一个人加入共产党,或一家藏共产党,或知道共产党去向不报,都要杀尽五户)。面对白色恐怖,塔昌村人毫无惧色,巧妙地与敌人周旋,掩护冯白驹等人藏身。

1935年春,中共琼定县委在塔昌村成立,随后,革命根据地进一步扩大范围。(记者 李佳飞 实习生 冯定辉)

焦作制作职业装

喀什定制工服

通化订做职业装

冷水江西服制作

相关阅读